Auteur/autrice : CNT-AIT

Fédéralisme et réseau : pour une organisation anarchosyndicaliste fédérale du XXIème siècle

Compilation de texte pour éclairer la vision de l’organisation selon la CNT-AIT et notre vision de l’articulation entre fédéralisme et réseau 1. Fédéralisme et réseau Publication initiale : mercredi 15 janvier 2003 La coordination de ses activités est un problème fondamental pour tout groupe humain. Au cours de l’histoire, différents modèles d’organisation ont émergé, mais, […]

无政府工团主义联盟

关于我们 无政府工团主义联盟是根据无政府工团主义原则组织的自由主义工人运动。我们的目标是创建一个基于自由、互助、联邦制和自治管理的社会。 我们认为工人阶级和雇佣阶级没有任何共同点。这两个阶级之间的斗争必须继续下去,直到全世界的工人组织成一个阶级,占领土地和生产机器并废除工资制度。 目前,我们积极参与争取工人团结、缩短工作时间、立即增加工资和改善工作条件的斗争。我们积极反对一切对工人的攻击,例如征兵、破坏罢工、要求增加产量和延长工作时间、削减工资或失业。 我们希望工人/社区进行自我教育,以实现生产、分配、社会组织和健康生态环境保护的完全自我管理。这将通过工人/社区对财富的征用和替代经济体系的创建来实现。 我们反对一切经济和社会垄断。我们并不寻求夺取政治权力,而是彻底废除社会生活中的所有国家职能。因此,我们拒绝所有议会活动以及与立法机构的其他合作。我们相信工作场所和社区中的战斗组织独立于并反对所有政党和工会官僚机构。 我们的斗争手段包括教育和直接行动。为了确保所有人充分参与当前的斗争和未来社会的自我管理,我们反对组织中的集中制。我们在自由联邦制的基础上组织起来,这种联邦制是自下而上的,没有任何等级制度,地方和区域团体享有充分的倡议自由。联合会的所有协调机构均由可罢免的代表组成,其具体任务由地方议会确定。 我们将世界视为我们的国家,将人类视为我们的家庭。我们拒绝一切政治和国家边界,旨在揭露所有政府的任意暴力行为。 我们反对一切对工人阶级团结有害的态度和假设。我们反对一切妨​​碍平等和世界各地人民控制自己生活和环境的权利的意识形态和制度。 === IWA中国倡议 IWA China Initiative IWA是一个由自治工人联合组织组成的联合会,不是个体工人加入的普通会员组织。请将所有联系咨询直接发送‘IWA中国倡议’。 联系方式:AnarchoSyndChina@protonmail.com 全世界无政府主义者团结一致! https://x.com/AnarchoSynd_CN 为了苦难的人们高举红与黑! 自由与互助 ! 积极参与争取工人团结、缩短工作时间、立即增加工资和改善工作条件的斗争。积极反对一切对工人的攻击,例如征兵、破坏罢工、要求增加产量和延长工作时间、削减工资或失业。 无论工人们身处何处,ASC都站在工人的一边。他们的斗争就是我们的斗争。 https://anarchosyndchina.mystrikingly.com

People’s uprising against an autocratic state: The present, past and future of Bangladesh

As I am writing this statement, I don’t know the whereabouts of most of my comrades who participated in the ongoing protest of students in Bangladesh. All I know is that they were on the streets, trying to fight back against the police, against the fascist goons of the autocratic party. As only people from […]

À propos de la situation en Haïti : Ce n’est pas de la révolution, encore moins de l’anarchie !

Article issu du magazine de la CNT-AIT, « Anarchosyndicalisme ! », n°186(Mars-Avril 2024) )  « Pourquoi nous parlons si peu d’Haïti, et ce, seulement quand ça va mal, très mal même ? » Cette question, tous les médias occidentaux se la posent, ou devraient le faire. Comme tentative de réponse : ce serait peut-être parce que les […]

فيض المعرفة اللامتناهي

سامح سعيد عبود 6 ديسمبر٢٠١٠       أصبحت لا أندهش حين أرى أناس على قدر واسع من الذكاء والمعلومات يحملون فى عقولهم بجانب معلوماتهم العميقة أفكارا غاية فى السذاجة والتخلف والجهالة ،وأصبحت لا أصدم حين أرى هؤلاء النبهاء وهم يبررون أوهامهم الغبية بمنطق التعسف والتعصب الذى لا يليق بذكائهم ،ولا يستقيم مع علمهم ،وذلك لأنى أعتقد […]

Tal Mitnick est libre, la lutte pour l’arrêt des massacres à Gaza et pour la libération des otages du Hamas continue !

Tal Mitnick, jeune « refuznik »(1) israélien qui refusait de faire son service militaire (obligatoire en Israël pour les garçons comme pour les filles) par refus de participer au massacre par l’armée Israélienne de la population palestinienne en cours à Gaza, a annoncé sur son compte twitter avoir été libéré de prison le 10 juillet et exempté […]

西班牙革命及内战简史(1936-1939)

在革命中,相当数量的西班牙工业和农业被社会化,工人和农民合作,集体管理工农业。内战持续了三年,最后以佛朗哥政府受到意大利法西斯和德国纳粹的援助而取得胜利而结束。 英文原文(“The Spanish civil war and revolution”)发表于Libcom(2006):https://libcom.org/history/1936-1939-the-spanish-civil-war-and-revolution 1936年7月17日,法西斯分子发动政变。作为行动的第一步,弗朗哥了占领摩洛哥,并发表一份“激进宣言”。当地的无线电报员截获了此消息并将其转达给了海军司令。政府一边尝试与法西斯分子达成协议,一边压制政变新闻,一直到18号的晚上7点才公开。西班牙内阁在18号宣布辞职,右翼共和党人巴利奥斯成为总理。 政变只遭到了工人阶级运动的打击。法西斯分子在全国的各个部分取得了进展。但在加泰罗尼亚,尤其是巴塞罗那,CNT-AIT(Confederacion Nacional del Trabajo, seccion en España de la Associacion International de los Trabajadores, “全国劳工联盟”、国际工人协会西班牙分会、安那其工团主义国际组织)展示了他们的反抗精神。他们举行大罢工;由于政府拒绝给他们提供武器,他们倾巢而出,扫荡军队营地,最终取得了武器。 工人迅速设置起了路障,并且在几个小时之内控制了汹涌的政变。抢夺来的武器被分发给那些派遣到其他地区阻止政变的工人。工人的英勇行为和战斗力同样拯救了马德里。听闻巴塞罗所发生的事情,马德里的人民涌入了城市里主要军事基地。 统一阵线拯救了西班牙共和党。不只是CNT-AIT,UGT(社会主义“劳工总联合会”)和POUM(反斯大林的共产主义“波乌姆马克思主义统一工人党”)也加入了战斗。对于工人来说,这不仅仅是一场对抗法西斯的战争,更是革命的开端。工人民兵武装力量组织起来,占领工厂车间,而农民则夺取了土地。 行动中的安那其:民兵 政府发现在7月19日后他们陷入了一种奇特的境地:政府仍然存在,却完全无法行使其权力。在叛乱被镇压的地区,军队被解散而工人们武装了起来。民兵队伍建立起来,并成为革命军队的一部分。在政变发生10天后,加泰罗尼亚的民兵队伍共组织了18000名工人(大多数来自CNT-AIT)。总共有十五万个志愿者愿意在需要的情况下随时加入战斗。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军队,而是一个有着革命原则的革命军队。最小的单位是组,一组由10人组成,并选有一个代表;10组组成一个团,也选出一个代表;一定数量的团组成一个纵队,纵队有一个战争委员会来负责纵队的总体行动。委员会也是通过选举而来,并对工人负责。 工人是自发地加入纵队。他们明白战斗和建立一个“人民军队”的必要性。他们接受纪律安排,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必须团结协作。他们是明白革命政治和战争之间的联系的政治组织。当首都萨拉戈萨被法西斯分子控制后,巴塞罗那的民兵马上在阿拉贡发动了示威游行。杜鲁提纵队(Durruti Column)领导了游行,并逐步解放了一个又一个村落。 杜鲁提纵队展示了打击法西斯主义的实力。他们的一个又一个胜利鼓励了农民夺取并集体化土地,杜鲁提纵队则为其实现提供保护。农民集结 在纵队周围,很多人还加入了纵队。实际上,布那文图拉•杜鲁提(Buenaventura Durruti)还不得不请求一些人不要参加纵队,以免从事农业的人口减少,土地的集体化不能得到顺利地实施。 随着安那其主义民兵取得胜利,其他阵线的地盘却频频失守。但是萨拉戈萨没有陷落,还发展出长长的阵线。民兵因此而遭到了谴责。斯大林主义分子说工人们没有纪律性而且不听从命令。他们批评安那其主义者不愿意和他人合作共同对抗法西斯。当然,这些都是胡说。安那其主义者们一直呼吁联合斗争,甚至建议有一个共同的领导。但他们也确实要求军队的控制权掌握在工人阶级手中,而不是新的军事官僚阶级。 民兵们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武器不够。军工业完全被切断,巴塞罗那的工人竭尽全力的临时拼凑起一个。乔治•奥威尔(他曾经在POUM的民兵队伍中作战)描述了阿拉贡阵线中的武器状况。步兵“武装得还不如一个英国公立学校中的军官训练团。他们只装备有通常五发之后枪管就会堵塞的破烂毛瑟枪;大约五十个人配有一只机关枪,三十个人配有一支手枪或者左轮。而这些战壕战中必不可少的武器,政府却不去分发……这是一个将十五岁男孩和四十岁的来福枪送到前线,而将最强壮的男人和最新的武器分配到后方的政府。很显然,这个政府比法西斯分子还要害怕革命”。 他说得太对了。莫斯科贩卖武器给革命分子,但是当武器到达的时候,却遭到了拦截。他们拒绝给安那其分子者控制的阿拉贡前线提供武器。那些顺利到达的武器却被送到斯大林分子的据点。一个国防部的官员对九月份到达的武器评论到“我注意到武器并没有被平均分配,很明显的偏向分发给那些属于第五团的【斯大林主义】小队。 一个常见的荒谬的说法是,那些被认为无纪律不听指挥的民兵队伍需对佛朗哥政府的发展负责。而所有目睹民兵队伍作战的人们却对他们的英勇行为充满了表扬。政府故意让武装革命工人挨饿,而且认为打败革命比打败法西斯重要得多。 行动中的安那其:土地 西班牙革命在农村的影响最为深远。那些长期饱受欺凌的广大农民早就接触吸收了安那其思想,革命的爆发给予了他们将思想转化为现实的机会。 土地集体化得到广泛开展。五百万万到七百万左右名农民夺取了共和区将近三分之二的土地。农民们在阿拉贡建立起了450个集体经济组织,而黎凡特(巴伦西亚附近的一个地区)有900个,在卡斯蒂利亚(马德里周边地区)有300个。 土地的集体化遵照自愿原则,也因此和俄国那种强制性的“集体化”不同。 通常,当会议被召开,在场的所有人来决定是否将自己拥有的土地,农具,和家禽集中起来。土地被分成合理的单位,每个单位分配有一个组的工人进行管理。每个组都在会议上拥有民意代表,并选举出负责集体经济组织的运行和管理的管理委员会。每个集体经济组织还定期召开全体成员会议。 如果你不想加入集体经济,你会得到能够养活自己的土地。不仅生产形式改变了,分配也开始依照按需分配的原则。在很多地区,货币被废除。如果有任何物资缺乏的情况发生,会定量供应物资,以确保每个人都能得到公平的对待。 生产大幅度提高。技术人员和农业科学家帮助农民更好的利用土地。随着科学方法在生产中的应用,在某些地区,产量提高了50%。食物被转移给供应委员会管 理,由他们来负责城市地区食物的分配。 但是,集体经济组织也遭到了无端的诽谤,有人说每个集体经济组织都独善其身。这完全是空穴来风。实际上很多地区都设置了均衡基金来重新分配财富。机械和技术都转移到了那些最需要的地区。 比较发达的黎凡特地区的一千个集体经济小组成员前往卡斯蒂利亚去提供帮助正是这种团结精神的体现。 他们还建立了集体经济组织联盟,而最成功的是在阿拉贡地区。1937年6月,地区农民联盟全会举行。全会的目的是为了建立一个更大的全国性联盟来协调并扩展集体经济运动,并确保土地生产的粮食不仅是在集体内部,还能在全国范围都得到平均分派。不幸的是,这一目标还没来得及实现,许多集体经济小组就被斯大林主义分子破坏了。集体经济组织还承诺加强教育,许多小孩都第一次得到了接受教育的机会。当时采用了世界最负盛名的安那其主义教育学家 Francisco Ferrer 的教学方法。孩子们具备了最基本的识字能力,还被鼓励勤于提问。 行动中的安那其:工业 尽管革命在城市地区影响没有像在农村地区一样深远,但同样取得了值得关注的成就。 下面是一个观察员所提供的清单,由此可以了解集体化的程度( Burnett […]

L’anarchisme espagnol dans le débat sur la santé en Espagne: santé, maladie et médecine (1930-1939)

Alejandro Lora Medina L’objectif de cet article est d’analyser la vision que les médecins propagandistes de l’anarchisme espagnol des années 30 avaient de la santé, de la salubrité et de la maladie. La vision que ce groupe avait de la médecine partait d’une critique de l’État, du capitalisme et de l’Église catholique comme causes ultimes […]

REFLECHIR AU SOLEIL POUR LUTTER ENSEMBLE : Un camping anarchiste [28 juillet au 3 août 2024]

Comme chaque été depuis 20 ans, des membres, amis et sympathisants de la CNT-AIT, en famille ou en solo, de tous les âges, se retrouveront pendant la semaine du dimanche 28 juillet après-midi au samedi 03 août 2024 soir pour vivre, ensemble, pour partager analyses et  réflexions inspirées par la situation actuelle, mais aussi se […]

Travailleurs saisonniers dans l’agriculture ou l’agroalimentaire : quels sont vos droits basiques ?

Télécharger au format PDF : http://cnt-ait.info/wp-content/uploads/2024/07/Travailleurs-saisonniers-fr-2024-07-09.pdf En español: Trabajadores temporeros en agricultura o agroalimentación en Francia : cuáles son sus derechos básicos EN FRANCE TOUS LES TRAVAILLEURS ONT LES MÊMES DROITS BASIQUES Toutes les personnes qui travaillent en France, que leur employeur soit Français ou établi à l’étranger (travailler détaché), qu’ils aient un contrat légal […]

Page suivan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