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無政府主義人士語錄 (Quotes from famous anarchists)

mardo 1a junio 2004

普魯東

“受政府管轄”意味著接受他人的觀查, 檢驗, 暗中監視, 領導, 法規制約, 編制, 規範, 注冊, 思想改造, 信念叫化, 操縱, 察核, 判斷, 衡定, 審查, 指揮, 而這一切會由那些本無權力, 也沒有智慧和操守的人來進行. 受政府管轄意味著人的每項活動, 每個事務交割都要被記錄, 登記, 入賬, 徵稅, 蓋章, 測量, 核算, 審計, 許可, 批准, 告誡, 防備, 禁止, 改良, 糾正, 懲處. 也就是說, 用公共事業的借口, 以公眾利益的名義, 把你放置在奉獻者的位置上, 任由擺佈, 搜括, 剝削, 壟斷, 勒索, 壓榨, 欺騙, 搶掠 ; 然而, 一旦你表露出哪怕是最微不足道的抵抗, 發出只言片語的報怨, 你就會遭到壓制, 罰款, 誹謗, 騷擾, 追察, 攻擊, 棍棒, 徼械, 捆綁, 悶嗆, 監禁, 法辦, 判刑, 搶決, 流放, 犧牲, 出賣, 背叛, 總而言之, 讓你受到周遭的譏諷, 丑化, 嘲弄, 泄忿, 羞辱. 這﹐就是政府 ; 政府的正義, 政府的道行.

《十九世紀革命概論》


假如我用簡單的一句 : « 奴役就是殺人 » 來回答 »何為奴役 ? »這個問題, 從而受到人們徹底曲解, 我想﹐以下這個言簡意賅的條件句式應該足以清楚演譯個中因由 : 能夠剝奪他人思想, 意志和人格的權力是一種關乎生死之權 ; 因而奴役一個人就是將他置之於死地. 那麼, 當我把條件結果加以置換, 用 »私有財產就是盜竊 »來回答 »何為私有財產 ? » 這個問題時, 我為何不能確定人們的理解 ?

何為私有財產 ? 》


人生而平等自由 : 社會從其本性和終極目來說是自主的和不可管轄的. 當每個公民的行為領域由工作的自然分配和職業的個人自由選擇來規定, 當社會各項運作綜合出和諧的效益, 當秩序的獲得來自於所有人的自由活動, 這樣的社會就不存在政府. 任何一個試圖束縛管制我的人就是一個篡奪者, 一個暴君 ; 我稱其為敵人.

1849年 《 一個革命者的自白》

=================================================

彼得・克魯泡特金

( 1842-1921)

安那其 ( 出自希臘字母 an 和 arche, 意為權威之反面 ), 這個名字定義了一種生活和行為原則或者理論. 按照這個原則組成的社會里, 政府不存在, 社會整體和諧的獲得並不依賴人民對法規的臣服和權威之服從, 而是以生產和消費為宗旨﹐同時也以滿足每個文明存在個體無限廣泛的需要和追求為依歸﹐由不同地域不同職業的人自發組織起來的各個團體間自由商定來達成.


安那其與所有社會主義人士的一個共識是﹕我們都認為私人擁有土地,資本和機器的時代已經走到盡頭 ; 它注定將要消失, 所有的生產資料必須而且必將成為社會的共有財產, 並由財富的創造者共同來管理. 他們堅信 : 理想的社會政治組織型式是決定政府職能降至極微的一個條件……, 社會的終極目標是要把政府職能減低到零, 就是說, 變成一個沒有政府的社會, 一個安那其的社會.

布羅母, 《克魯泡特金的革命傳單》, 1927

=================================================

艾瑪・哥德曼

(1869-1940)

可是﹐多虧了現有的工資制度, 由科學家, 管理人員和工人共同創造出來的巨大財富增長, 結果卻僅僅使資本擁有人的財富得到了史無前例的積累 ; 而勞動者嬴來的卻是貧困加劇的漫延和眾人生活失去保障 ; 非技術工人生活在不停尋求工作的壓力之下, 更是陷入前所未聞的貧困和窘迫之中. 由於產業的某些持續的和不可避免的波動起落以及資本的反覆無常, 即使那些報酬最好的手工工匠和技術工人也日益受著不知何時會輪到自己被辭退的威脅…


女性不能給選票和竟選帶來任何新意, 也不能從中得到任何益處幫助她們提升自身的素質. 她們的進步, 自由和獨立必須來自她們自身. 首先, 她要明確自己是一個具有個性的人, 而不是性商品 ; 其次, 她必須拒絕任何他人對她身體擁有支配權 ; 除非自己願意﹐她應該拒絕生育子女 ; 拒絕做任何人的奴僕和工具, 包括上帝, 國家, 社會, 丈夫, 家庭等等 ; 她應該過一種簡單卻又深入和豐富的生活. 也就是說, 盡心理解生活在各個複合層面上蘊含的意義和本質, 擺脫對於公眾輿論和譴責的恐懼. 只有這樣, 而不是通過選舉權, 女性才能獲得解放, 並成為這個世界一股前所未知一支力量, 一支推動真愛, 和平, 和諧的力量 ; 一支烈火般生機盎然的力量 ; 成為締造自由男女社會的成員.


既然存在一種關於建立以自由和不受人為法規約束為基礎的新社會機制的哲學, 那麼, 認為任何政府都必需依靠暴力才能得以維持的理論就可想而知是錯誤和有害的, 也是不必要的.


可憐的“人性”, 人類借用你的名義犯下過多少令人髮指的罪惡 ! 從國王到警察, 從天真無知者到鼠目寸光的科學初獵者, 每個愚蠢的人都會帶著權威性的口氣自以為是地作一番有關人性的論說。 在強調人性險惡人性軟弱時, 越是高級思想騙子﹐越是顯得確信不移。 可是, 如果現時每個人的靈魂都受到禁錮, 內心帶著枷鎖,傷痛和殘障﹐誰可以真正談論人性 ?


無知是社會的最狂暴因子.


安那其的經濟模式應該是由自發的生產和分配協會, 逐步成長為自由社區主義, 它是以最少人力資源投入進行生產的最優方法。

《 安那其主義 : 它的真意是什麼 》


安那其, 就我對它的認知來說, 它是使後代能夠自由地發展符合自身需要的社會體系. 我們的想像力再豐富也不能預見到生活在那個沒有外界制約和自由的世界中一代人的潛力. 那麼, 誰能假定自己可以為後代的行為模式篝劃藍圖 ? 我們這代人為呼吸每一口自由空氣都在付出代價, 就更應該警惕想去束縛未來的內心沖動. 如果我們能夠成功掃清過去和現在的污垢, 我們為後代留下的將是一筆歷史上最豐富和最安全的遺產.

艾瑪・ 哥德曼 《安那其》 , 1910

===============================================

巴庫寧

《 權力是最優秀人才的腐蝕劑》 – 巴庫寧 , ( 1867 )

國家無非僅儘是一種規範化和系統化的掌控和剝削. 對此我們可以嘗試進行這樣的解析和演繹 : 我們來分析一個由少數人管轄廣大民眾, 並且建立在自由契約精神之上的社會的理想情況.

假定這個政府成員全部是由最優秀的市民組成. 最初, 客觀事實﹐而不是權利﹐讓這批市民變得特別. 他們被人民投票選出, 是因為他們具有超群的智力, 能力, 知識和勇氣, 以及敬業精神. 從相互平等的大眾市民中被選拔出來後的初時﹐他們還沒有形成一個抽離的階層, 他們只是因為受寵於大自然而在民眾選舉中脫穎而出的一群人. 他們的人數自然很有限 因為經驗告訴我們, 在任何時代任何民族中, 只有極少數的人才能具備如此出類拔萃的品質從而理所當然地榮獲全民的一致尊崇. 因此, 為了避免選錯, 人民只有從這群人中間挑選自己的領袖.

此後, 社會就被分割為兩個類別, 我們暫且不使用階級一詞, 其中一類人是數量眾多的普通市民, 自動服從於由他們自己選定的領導們組成的政府, 另外一批是少數受自然賦予厚愛的人﹐他們得到人民的承認和接受, 被人民委任來管轄人民自己. 有賴於民眾選舉, 他們最初以優秀的自身品質得以從民眾中分離出來, 民眾也是依據這些品質指標推舉出了這批理應是最敬業和最有用的人. 他們除了依照人民的意願和委任履行職務之外, 也還沒有想到要獲取任何特殊待遇和特種權力. 此外, 他們在生活方式, 日常處世條件和手段方面都和其他人沒有什麼分別, 因此社會繼續保持在一種完全的平等狀態. 這樣的平等狀態能否維持下去 ? 我們認為不能, 沒有任何事要比證明它不能維持下去來得更容易.

對於個人的自身品行來說, 最危險的事莫過於指揮習慣的養成. 一個最優秀, 最智慧, 最無私, 最寬容, 最純正的人也一定並且毫無例外地會被它腐蝕侵害. 權力固有衍生的兩種情感導致道德敗壞從來百試百靈, 它們就是 : 對民眾的蔑視和對自身價值的高估.

他會對自己說 : « 民眾選我做他們的上司, 就是承認他們沒有能力管理自己. 他們的這個行動已經明確宣告了他們的低下和我的高貴. 在這一大群自認無一如我的人潮之中, 唯獨我才有能力領導公共事務. 人民需要我 ; 他們離不開我的幫助, 相反, 我可以一個人解決一切問題 ; 因此, 他們為了自己的安全必須服從我, 而我屈就接受他們的服從, 就是對他們的尚好回報. »

這一切難道不會讓一個人失去理智進而失去良心進而變成傲慢狂 ? 如此這樣, 即使是最具智慧和德行的人﹐權力和指揮習慣的養成也毫無二致地成為人們理智和道德出軌的一個源頭。

==================================

《良政的理念》 艾理戈・馬拉德思塔

(選自《馬拉德思塔—生活和理念》)

任何人都不能確定無誤地評判誰是誰非﹐誰最靠近真理﹐什麼事最有益于眾生或每個人。自由和經驗兩者加在一起﹐才是發現真理和理想境界的唯一途徑﹔沒有過錯的自由就談不上自由。

然而﹐除了哲學意義上的自由﹐當我們講到政治自由時﹐我們討論的不是一個形而上學﹐抽離與宇宙和社會環境之外的抽象化身﹐並且它不可能如神聖皇帝可以為所欲為般地具有絕對性。

我們所講的自由指的是﹐在一個社會中﹐任何人都不能不受制約地強迫支使他人﹐最重要的是﹐任何人都不能將公眾力量佔為己有而將其個人意願強加于他人或者強加于權力統治集團。

人無完人﹐這已是無人質疑的共識。它是“不能授予任何人侵犯他人個人自由的權力”的道理之一﹐也許可以說是最有力的理由。

人無完人。可是我們怎樣才能識別那些不僅不能與人為善和平共處﹐進而還會以強權控制別人生活的人呢﹖假如有這樣的人存在﹐誰會將權力交托給他們﹖他們會不會用強加于人的方式取得權力﹖他們受到“ 罪犯們” 的抵抗和暴動時誰又會為他們護航﹖如果他們得到“主權人民” 的推選而掌權﹖雖然多時被認為過於無知軟弱而不能享受太平生活的“人民” 在選舉自己的統治者的時候忽然間卻被認為具備了足夠的素質。

contact@cnt-ait.info


CNT-AIT
國際勞動者聯盟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e-mail ne sera pas publiée.